薄皮大馅十八个褶

【山雀】广州南站(一发完)

在线看会长和罗雀的周末火车


https://weibo.com/5912380313/H05F6EDuY


想看续集的

想看吴邪番外的

请留言点梗

写不写不一定,看缘分吧……

【山雀】周末干什么?

会长:难得的周末,我们不做点其他有益身心的事情吗?

罗雀:周末不如炖肉。


包子:秋高气爽,不如炖螃蟹吧,捆着的那种……

【山雀】祖孙两代的虐狗日常 01

新月饭店新来了一个员工,交给罗雀带,小姑娘年轻、爱笑,笑起来两颗小虎牙可爱极了。


偏巧话多,还尽是讲些男朋友喜欢什么,男朋友做了什么,男朋友有多喜欢她什么的,一天下来,狗粮直接撒出一个20公斤级的狗场包。


罗雀听的脑仁疼,满脑子的弹幕都是男朋友、男朋友、男朋友……


等张日山来接罗雀下班的时候,连开口招呼都没打,就被罗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挽住右手,骄傲的对新来的小姑娘说:


“说的好像谁没有男朋友一样,我也有!”说完脚尖一垫,准确的一嘴叼在张日山的唇上。


成功闪瞎那个新来的。

【山雀】爱上百岁穷奇 02

02 买买买,会长喜提小家雀。

 

新月饭店历经百年仍在拍卖界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,出手的货物从来不是用“贵重”来定义的。曾经的鹿活草、鬼玺、蛇眉铜鱼哪一件不是举世皆惊!

这次的“白头山雀”实是看着普通了些,可倘若那只是白头山雀又岂会上的了新月饭店的拍卖会?

 

笼中雀儿大有来历!

据《山海经》记载,上古年间魅雀肆虐人间,食万人,其体似狼,其爪似虎,身负彩毛,额为白,后为勇者猎,食肉甚美,骨有剧毒。

魅雀并不是生来即为魅雀的,这要从白头山雀说起。

白头山雀被上苍点中灵根后,经一甲子年,若心存善念,则可永得人形,以修正道。若对苍生心存怨愤,则成魅雀,食人以泄世间愤。

笼中雀正是一只点中灵根的白头山雀,据张日山估计,恐怕已近甲子岁。也就是说,过不了多久就能知道,这世间是多一个心存正念的人,还是多一个心存怨愤的食人鸟了。

 

显然,拍卖会现场不止张日山看出了笼中雀的来历。

“5000万!”

“5500万!”

“6000万!”

……

二楼对面的一个包厢,一直没有打开过门帘,每当张日山的随从喊出一个价,对面的包厢必会加个价,看样子,还有人对笼中雀势在必得。

“去看看那是谁。”尹南风转头低声安排声声慢去探探对面包厢里人的来历。

“老家伙,这么喊下去太慢了,要不,你也点个天灯?省得我那灯放仓库都落了几年的灰了。”尹南风戏谑的说。

“天灯只有佛爷点得!”

 

说着,张日山起身走向包厢外的二楼护栏。

“原来是张会长!”

“张会长看中的雀儿,想必不是一般的货色。”

“幸好我没喊价,这和张会长抢东西怕是不想在四九城混了!”

“这是不想在整个古玩界混了……”

“也不知道那上边抢货的是谁呀?”

张日山的露面,让本来安静有序的拍卖现场一片喧哗,众说纷纭。是啊,九门协会的会长何等人物,连前段时间名声大噪的吴小佛爷都得尊称一句“会长”。

只见张日山一手轻抚右手拇指上的扳指,轻抬双眼一一扫过大厅里的众人,视线所到之处纷纷鸦雀无声。(来自穷奇的凝视,了解一下。)

 

“对面的朋友也想要这鸟?”见现场重新恢复安静,张日山轻轻向对面包厢里的人抛出一句话。

“既是会长心仪之物,我等冒犯,不要也罢。”片刻之后,包厢里传出一个女声,虽然言辞恭敬,但掷地有声,想来也是个身居高位,惯常发号施令的主。

张日山眉眼一挑,再不说话,便回了包厢。

 

即是无人相争小雀儿,很快金丝笼就放在了会长的桌上。

“南风啊,买宠物不送个鸟食什么的赠品吗?”仔细看着白头山雀的张日山突然开口。

“买宠物是该送点,可谁听过买晚餐还送鸟食的?”尹南风意有所指的说。

就见笼中雀儿微不可见的抖了一抖。张日山看见了,尹南风也看见了,对视一笑。

“走了,支票改日给你送过来。”张日山亲手提着金丝笼离开新月饭店,人与鸟的背影竟意外的和谐。

 

“老板,是临沧那边的人。”见张日山已走,声声慢从暗处出来,在尹南风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 

TBC

 

预告:03 雀儿不睡鸟笼睡哪儿?

【山雀】爱上百岁穷奇

私设:沙海中没有罗雀!没有罗雀!没有罗雀!


01 那年初相逢,我是你的了。

 

新月饭店

“会长,您来了。”

“尹南风呢?”

“老板早就在二楼包厢等您了,您这边请。”

 

自从古潼京行动以后,汪家安静了,九门干净了。

吴邪也拖着族长去雨村养老,顺便醉生梦死、夜夜笙歌、为吴家开枝散叶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。当然,贡献要做,只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罢了。

会长不愿意去雨村看族长和小三爷撒狗粮,主要是因为黑瞎子不愿意借墨镜给他。所以就留在北京,寻了个四合院,每天侍花弄草、招猫逗狗、早睡早起、好好学习、天天向上,成功的过上了百岁老人应有的生活,就差个广场舞和甩手操了。

这种生活,按张日山的说法叫“大隐隐于市”,按吴邪的说法叫“宅”,懒得动罢了。

 

此番,张日山来新月饭店面见尹南风,是因为听说汪家有个分支正在蠢蠢欲动。

 

“老不死的,能请动你走出院子还真是不容易啊。”

“说说你知道的消息吧,没事的话,我还得回去养花呢。”

“急什么?先尝尝这茶,手下刚从云南临沧收来的冰岛,寻着老茶师专门炒的。”

说着,递过了一只普通的白瓷杯,金色的茶汤堪堪只有一口,却香气四溢,空山新雨后不外如是。

张日山年轻时性子暴烈,也是个杀伐决断眉毛都不会抖一下的主儿,谈不上喜不喜欢品茶,主要是没时间,也没那个心情品茶罢了。

如今,时间是大把大把的,欲把盏与人同饮时,却已没有了对酌之人。是以,再好的茶于会长而言,不过是对谈时借以隐藏自己思路的一个动作而已。

“好茶!怎么,你的人还跑临沧线吗?”

“老狐狸。”尹南风嘴角微微一动。

 

“接下来是我们今天的第六号拍品,白头山雀!”楼下大厅传来声音。

是了,今儿是新月饭店拍卖会的日子。

二楼视野极好,只见棍奴端着一个50cm高的物件,上覆银丝绣盘云纹红绒盖布一张,四角加银丝挂穗,随着棍奴的步伐一摆一摆的甚是招摇。待到主持人纤手摘下盖布时,大厅里鸦雀无声,好半晌才传来写唏嘘之音。

“还当是个什么,就是个鸟啊。”

“我还当是个什么贵重材料的雀,没想到就是个活的啊!”

“毕竟是新月饭店拿出来的东西,恐怕还是有点来路的吧?”

“咋看还是个小家雀啊,倒是那笼子勉强还能看看。”

鸟笼通体纯金打造,在栏杆间隙以金丝结网,密密匝匝,远处看来,通体倒也金碧辉煌。只是这金光灿灿的物件怎么看都无法新月饭店平常拍卖的货相比。

 

棍奴例行挑起鸟笼,递到每位客人面前观看,连张日山都对那鸟和笼有了几分兴趣。

笼中的小雀怏怏的趴在笼底,也不知是多日没有进食导致的虚弱,还是身上有什么伤,他就那么趴着,一动不动,连头顶上的白毛都乖顺的贴在小脑袋上。

许是感受到了包厢里人的与众不同,小雀挣着抬起了头,黑黑的小眼睛圆溜溜的,眸底尽是一片看穿生死的无所谓。

是啊,与其一直待在这金丝笼里,做一只每天为了几粒小米,却人人皆可逗弄的金丝雀,还不如被穷奇一口吃了的好。

 

“有意思,白头山雀?”张日山习惯性的摸摸手上的二响环,嘴角不自知的露出了一抹笑意。

“怎么?会长看上了?他,恐怕连给你塞牙缝都不够。”尹南风带着一抹算计的说。

张日山一语未发,放下茶盏,站起身来,拉拉身上的风衣,看向尹南风。

“这鸟,我要了!”

 

TBC

 

预告:02 买买买,会长喜提小家雀。